TPC锯齿草稳定发挥?不可能的任务!

球员锦标赛 泛高体娱 03-15 07:47

达斯汀-约翰逊,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球员,已经打了10次球员锦标赛。他的最好表现为两年前并列第12名。这是唯一一场他打了10次及以上,却没有进入过前十名的比赛。

“我不知道,我每样事情都很挣扎,”达斯汀-约翰逊星期三努力解释自己在TPC锯齿草的战绩时表示“令人沮丧”。

联邦快递杯总冠军贾斯汀-罗斯是世界排名第二高的选手。他打了15次球员锦标赛,仅仅只获得一个前十名。2014年,他获得并列第四。与达斯汀-约翰逊一样,贾斯汀-罗斯在这里的战果也是生涯低值。这是他参与场次最多,前十数目最少的赛事。

“我有点茫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做得更好,”贾斯汀-罗斯说,“……这真的不符合情理。”

的确如此,不合情理——而这两位选手并非孤例。高尔夫之中最著名、最成功的选手来到TPC锯齿草,所制造的轰动效应通常只出现在艺术馆和图书馆。

巴巴-沃森11次参加球员锦标赛从没有进入过前十名。再没有第二场赛事如此多次向他关上大门。世界第三布鲁克斯-科普卡4次参赛也没有获得过前十名。这两位选手合计赢得5场大满贯,17场美巡赛。两人都来自佛罗里达本地,可是“本土”知识肯定在这里没有派上用场。

然而布鲁克斯-科普卡坚称过往的战绩与当下没有关联。“球场历史并不是像你们这帮人说的,我觉得不是,”他说。

然而球场历史以及过往战绩,常常成为争冠者的起点。可是即便世界排名最高的两位选手也不能稳定地在球员锦标赛进入争冠行列。

泰格-伍兹是唯一三月份和五月份都赢过这一赛事的选手,可是他另外16次出战球员锦标赛,仅仅3次进入前十名。在老虎传奇的生涯之中,他从来没有在单一场比赛中打如此多次,前十名却这么少的。

菲尔-米克尔森2007年赢得球员锦标赛,当时赛事第一次搬迁到五月份举行,可是自此之后,他再也没有进入过前十名。在生涯25次参赛的过程中,他仅仅获得3个前十名。他生涯之中另外只有一场比赛接近这样一种状态:BMW锦标赛。那场赛事他参与21次只获得2个前十名。当然,那场赛事每一年都更换主办场地。

因此这一切加在一起在告诉我们什么吗?其实这是我们一直都知道的事情——TPC锯齿草绝不偏向任何人,驱散了在别的美巡赛中非常盛行的福地理论。

“当查尔斯-霍维尔三世(Charles Howell III)去索尼公开赛的时候,他是一个标准的前十选手,又或者说能够争冠。我不知道这里是否有这样一个人在这座球场打这么好过——这是很有意思的一点,”简森-戴伊说。

谈到澳大利亚选手本人,他在TPC锯齿草的战绩也是起起落落,既有2016年胜利,另外两个前十名,可是也有三次淘汰。

为什么TPC锯齿草并不偏向任何特定类型的球员,这里有没有一个重要的理由呢?应该是因为它从没有成为大炮者的乐园。长度为7189码,它并不是特别长,十分强调精确性——这一点当球员锦标赛搬迁到五月份,比赛条件更坚硬,更快速时尤其如此。举例而言,简森-戴伊两年前取胜的时候,基本上用2号铁开球,而不是狂轰乱炸。

绝大多数世界高手都是长达者,可是无法用力量压制体育馆球场减少了他们所具有的优势。

“高尔夫之中的著名选手都反映了高尔夫当前的潮流。他们是大炮选手,能将球击打到非常远的地方,”1999年球员锦标赛冠军大卫-杜瓦尔现在是美国高尔夫频道的球评。“可在这里,距离不是必备条件。这一点打开了阵容……144位参赛选手没有一个是弱项。

“现实是距离总是优势。无轮你打的球场是什么。可是我想与此同时,我们关于此已经谈论了许多年。许多当代的球员因为距离能让一座球场屈服,但是这座球场却不是。你必须按照球场设计、建造的原意去打,你只有那样才能打好。”

皮特-戴设计的球场强调精确性。像弗雷德-方克(Fred Funk)、提姆-克拉克这样讲求击球的选手可以取胜,短打者也处于同一起跑线上。

“如果这是当代的高尔夫球场,每一个开球都要飞300码,球道加宽,那么对其中40%的选手而言是很郁闷的,”贾斯汀-罗斯说,“我想本周没有一个参赛的美巡赛球员对这座球场感到沮丧。我想每个人在这里的人都在想:‘我有取胜的机会。’

“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觉得他们具有更好的取胜机会,他们的确是的,可是我想现在更稠密了。我想今天的世界顶尖好手通常情况下开球都远过绝大多数人,因此一年之中也许会遇到6到9座场地,你会对抗一些基于技术水平也许无法战胜你的人。

“这座球场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取胜,我想从球员锦标赛的名字而言是妥帖的。”

亚当-斯科特2004年来到TPC锯齿草,参加第三届球员锦标赛时取得胜利。自此之后,他获得3个前十名,以及另外4个前20名。这让他成为为数不多在这场赛事之中至少具有中度稳定性的选手。

“我想这里有些球场人们喜欢,我不会说痛恨,可是有些球场不合你的胃口,”亚当-斯科特说,“无论是视觉上的,特定某一个球洞,或者别的什么……我的意思是,许多人在里维埃拉推不好推杆,我在那里却推得很好。这很奇怪。这座球场也是一样,你很难见到正确的打点,你很难判读果岭。

“如果你在这里打出一系列坏的成绩,球场真的会打击你的自信心,因为处罚的严厉程度总是走极端,这正是皮特-戴的特点。你在果岭上,可是如果你便到左边3英寸,你便要下水。真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达斯汀-约翰逊刚刚在世锦赛-墨西哥锦标赛中取得第20场美巡赛胜利。他从来没有在3月打过球员锦标赛。他认为日程上的改变也许会发挥自己的强项,更容易停球的球场,不会处罚他远距离的击球,因为小球不会滚入麻烦之中。

“像以前那样,当时全是百慕大草,场地真的非常坚硬和快速,”他说,“那将许多人都带入到争冠行列,以前就是这样,打起来便是如此,短的百慕大长草真的很难判断。现在球场打起来完全不同了。它更柔软,更长,长草更深一些了,可是仍旧是可以打的……

“这样的条件肯定对我而言更好。”

这对DJ而言是好消息,可是也许对别的选手而言便是坏消息。不用担心。如果我们对TPC锯齿草有所了解的话,球场总是找到一个办法平衡所有人。

扫码关注,获取更多资讯